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破书屋主的博客

高兴百宝公司http://shop33402200.taobao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兴百宝公司 我的淘宝-箱包饰品车饰百货店开业了http://gxbbgs.taobao.com淘宝、箱包饰品车饰百货店讲信誉,重服务销售汽车坐垫、饰品、箱包、餐具厨具字画等欢迎朋友选购,来捧个场吧.谢谢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我看王晓明汉字水墨  

2015-08-15 16:14:04|  分类: 书画家专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yyhutaixi《我看王晓明汉字水墨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看王晓明汉字水墨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顿子斌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d202f5b0102vnnm.html

   

    2012年11月我应“两江学者”张强教授之约,参加“四川美术学院高等水墨研究中心”成立仪式和“水墨史:21世纪的思想与方式”学术研讨会。在招待晚宴上,他向介绍我中国美术学院王晓明教授,说他是“现代书法的一员新干将,将现代书法和建筑性结合得很好。”这自然勾起了我的强烈的好奇心,因为建筑性是书法的属性之一,在我眼中其重要性大于学术界所公认的“时序性”。去年我在杭州参加教育部主办的全国高校书法教师研讨班期间,有幸到他的工作室,一探究竟。




        刚一落座,未及饮茶,我的视线就已被茶几右侧的作品所吸引,迫不及待翻看起来。有两点引我注目:

一是对落款与钤印处理的独特。二是建筑性的空间分割,千变万化,绝少雷同,印证张强教授所言不虚。

    学术界公认书法是线条的艺术,而汉字不同于拼音文字的特点之一,却在于它有很强的建筑性。

书法的线条性是实用书写的产物。拉丁文和阿拉伯文也是线条的,而且比汉字更具有线条性。使汉字和其他文字拉开距离的不是线条性而是建筑性(或建筑式构成)。以往的书法突出的也主要是线条,但是因为块面的介入,书法史上才产生了隶书和楷书,书法的笔法才趋于丰富。没有块面的加入,书法史将是单调的。而现代主义书法(简称现代书法或现代风格书法)是以对汉字的空间包括块面的关注才拉开与传统风格书法距离的,也可以说,现代书法或汉字艺术不同于传统风格书法的一个重要特点,即在于前者突出了汉字的建筑性,因为“建筑的体量感要比时间性更具有视觉冲击力。”这方面突出的个案有刘懿,建筑设计出身的他对书法与建筑的关系独有会心。 晓明的汉字水墨虽然也凸显建筑性,但走的是另外一条路。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 
       他往往线条与块面并用。块面突出方笔、建筑性和几何空间。块面固然是线条的扩展,它彰显阳刚之美,代表扩张,但它又可是幽深或幽邃的。块面的更接近“冷抽象”,在某种意义上比线条更形而上。晓明的汉字水墨的块面不是用刷笔刷出来的,而是积线成面——一笔一笔写出来的,他在这里刻意保持着书写性。其作品颇具张力,又不失幽邃。这是他的独特之处,也是他的聪明之处。苏轼曰:“书必有神、气、骨、肉、血,五者阙一,不成为书也。”其块面由线条平行而成,这里线条仍然有骨,挺拔有金石气,给人的感觉是貌清气健,神寒骨劲。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        汉字具有建筑性,这使它和冷抽象有接近的一面,因为冷抽象的目标即把绘画推向建筑式的构成,即几何构成。正书(篆、隶、楷)偏重于建筑式构成,而行草则偏于音乐式构成。前者凸显几何空间,后者凸显线性结构(时间),但是它仍以建筑性结构为基础。画家强化汉字的建筑性势必要强化几何结构。如果说蒙特里安的冷抽象是从窗格升华而来,那么王晓明则把汉字水墨变成了门窗式的空间,甚至把少数民族的建筑融入其间。

       进一步讲,画家巧妙地利用了“距离符号”。众所周知距离产生美。而美学意义上“距离”主要指的是心理距离。这是一种比喻意义上的距离,即主体用超越功利属性和认识属性的眼光看事物,与两种属性拉开距离才能看到美。时空距离是产生美的条件。根据美学家张法的说法,“在中国古代建筑中的门、窗、栏、槛所起的作用,也是心理距离。”它们的作用相当于画框,拉开与现实世界的距离。作为“距离符号”,它们在古典诗词颇为常见,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画家找到了汉字的窗口,于是这个窗口便风光无限。由于善用距离符号,画家一方面拉了远了与汉字实用属性的距离;另一方面他又拉近了汉字艺术与人和生活的距离。哲学家赵鑫珊认为:“建筑就是人的存在本身”,因为人不能日夜在荒郊野外漂泊。如果说汉字艺术旨在重建书法与当下生活的联系,那么对建筑性的彰显无疑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况且高层建筑林立,琼楼玉宇鳞次栉比,已成为现代城市的突出景观。我们的喜怒哀乐或多或少都与建筑有关。蒙特里安很早就认识到 ,“抽象是一种美丽的情绪。”晓明则借汉字水墨“建筑”也传达他美丽的情绪。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    在某种意义上现代风格书法或汉字艺术的发展方向无非是对收放、冷热关系的重新调整。一是收,包括:a.强化正书系统(如甲骨文和金文)中的固有几何结构,此为冷上加冷——“雪上加霜”式;b.将草书向几何形方向归纳,使之由热变冷,为“炭上加冰”式,它激情与理性并重。二是放,包括:a.将正书系统作一定程度的解构,使收者放,冷者变热,此为“雪中送炭”式; b.对草书进行减法处理,使放者更放,热者更热,乃至走向行为(艺术),此为“火上浇油”式。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  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 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 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 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 

 汉字的窗口与风景  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    画家的汉字水墨可以说是“雪上加霜”式和 “炭上加冰”式的结合,即一方面强化正书固有的几何性,扩大草书的几何性,同时又不失流动性,充满了动态美,蕴含着动能,因此又极具力量。确切地说,他的汉字水墨在强化汉字几何性的同时,也兼顾书法的流动性,特别是他的长卷作品,有一泻千里之势。西人曰:“建筑是凝固的音乐,音乐是流动的建筑。”他的作品兼有书法的音乐性与建筑性,称为“流动的建筑”当之无愧。其作品以多字数见长,并尽量保持汉字的可识性,至少不破坏汉字的完整结构。他借助句法结构以获取音乐的流动性。本来被大多数现代风格书家舍弃的东西,在他笔下变成了优势。作为“流动的建筑”,其长卷特别适合在实体建筑框架内展示,而与之相映生辉。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

汉字的窗口与风景

     

    晓明的汉字水墨之所以“一泻千里而无难”,在于他掌握了建筑式构成的秘诀:即蒙特里安所认为的,直线与横线所构成的直角关系,乃纷纭万象之下的永恒秩序。在这一点上,中西艺术家惊人的一致:

    笪重光曰:“一纵一横,会取山形树影;有结有散,应知境辟神开。”(《画筌》)

    启功曰:“纵横聚散最相关。”

    “一纵一横,会取山形树影。”即以纵横的组合去提取“山形树影”。显然它具有超越具体汉字结构的性质,它已跳出具体汉字结构的限制,去寻找山水的“普遍结构”。“有结有散”亦然,与前者均为物象的“隐性结构”,或秩序。纵与横,结与散构成宇宙的“普遍结构”或秩序——“神”。掌握了它,便可产生伟大创构——开辟出一片“神境”。从“境辟神开”一语可以看出,笪氏是将这两点作为山水画“秘诀”看待的。启功先生与此一脉相承,也将纵横聚散关系的处理视为楷书结体的关键所在。画家于此别有会心,其汉字水墨既利用汉字又超越了具体汉字结构,对纵横聚散关系之在更大的框架下进行了推衍。

       艺术有两极,一为建筑,一为音乐。在画家的笔下,二者合为一体,同时建筑性与音乐性又各自得到充分拓展。当然我相信,晓明的压力也不会小。因为,他在汉字的窗口看风景,观众也在看他,包括他的风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